行业动态

美团的对手不只饿了么,又多了闪送和顺丰

2019-05-09 17:38:10 CCH广州国际餐饮连锁加盟展 阅读

来源:36氪   作者:曹倩 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


美团将toB业务的战火烧到即时配送领域。

5月6日,美团正式推出新品牌“美团配送”,开始在技术平台、运力网络、产业链上下游等方面向B端开放配送能力,首批大客户名单上,出现了家乐福、CFB集团(DQ和棒约翰母公司)、百果园、多点、叮当快药等公司的名字。

这是继美团自上市后推出闪购品牌,采用快零售业务模式搭建“30分钟达”的生活卖场后的又一个动作。与京东物流对外开放如出一辙,美团配送同样将配送网络彻底开放给了第三方,这意味着,即使不入驻美团平台,也可以采购美团的配送服务。

外卖行业发展至今已历经两个阶段:1.0时代是解决供给,向用户提供足够多的外卖选择;2.0时代用配送履约来搭建服务链条,连接更多商品与用户。

而美团所期许的3.0时代,是与B端建立深度连接,这需要强大的产品能力和底层技术搭建,是一个更长远的目标。美团高级副总裁、到家事业群总裁王莆中表示,美团要把配送业务做成基础设施、与商流进一步连接,针对不同行业、提供不同履约产品。

美团入局会如何影响即时配送行业?对于美团来说此举背后的意图又是什么?

搅局即时配送

2014年是即时配送行业的爆发点,同一年先后涌入了闪送、达达、UU跑腿、极客快送等同城速递公司,提供点到点、门到门的同城急件配送服务;到了2016年,以外卖为代表的O2O行业展示出更多可能性,配送品类开始向鲜花、蛋糕、日百、生鲜、医药等品类延伸——可以说,这两类公司在提供服务上殊途同归。

外卖平台开启即时配送业务可以说顺理成章:美团创始人王兴提出“互联网下半场”概念、饿了么创始人张旭豪强调要“把即时配送作为长期核心竞争力”,百度外卖CEO巩振兵则抛出外卖O2O 2.0概念,核心逻辑都是打破单一的餐饮配送结构,从送餐到送一切。

但无论是面向C端用户,还是全品类线下零售,即时配送的玩家们都没有跳出商品履约本身,都只是尽可能多地把订单抢过来;而以顺丰闪送、韵达云递配为代表的快递企业开发的即时配送业务,也与老玩家相似度过高,仅仅是将运营模式复制了过来。至此,即时配送行业呈现出垂直、电商、快递企业三级格局,发展也逐步走向同质化,订单量成为主要的争夺点。

焦点分析丨美团的对手不只饿了么,又多了闪送和顺丰

36氪根据公开资料整理

美团的优势在于,它在外卖业务上沉淀的技术能力,跟即时配送本质上是相同的,人力、网络的复用程度也相对最高。

一个可参考的案例是,家乐福同时上线了美团和饿了么两家外卖平台,但美团作为社会化开放平台,与家乐福库存体系打通后,可以不只配送美团上的家乐福订单,也可以配送家乐福官方渠道的订单。

若家乐福同时产生多笔订单,收货方处于同一小区甚至是同一个人,配送员就可以在拿到多单工资后,还有时间完成下一个订单。这样一来,家乐福整体配送效率得到提高,也放大交易额、节省下更多物流成本,又能不降低用户体验。

但在这个领域,美团也面临来自饿了么蜂鸟的激烈竞争。虽然外卖大战阶段饿了么的技术能力曾遭到过质疑,但它的优势是背靠阿里体系庞大的业务资源(比如阿里健康的订单已交由蜂鸟配送),并得以争取到星巴克这样的大客户,推出“专星送”这样的定制化配送产品。

抢滩B端寻找增长点

美团配送的发展路径与京东物流大体相近:在为自己的核心主业提供支持后,继而向第三方开放。

对于即时配送这个生意来说,在时间和距离两个变量一定的情况下,订单密度越高,人力成本就越低;配送员在用餐高峰期外有更多闲时订单,也能进一步摊薄成本。

美团的餐饮业务已亏损多年。作为核心业务,餐饮外卖一直为美团贡献大部分收入,在过去的2017、2018年,餐饮外卖分别占到总收入的62%和59%。但毛利率却居低不上,与常年维持在80%以上毛利率的到店、酒店旅游业务相比,餐饮外卖2015年还是-123.7%,直到2018年中期才超过10%。

焦点分析丨美团的对手不只饿了么,又多了闪送和顺丰

这是因为外卖骑手一直是美团的最高成本开支,近两年基本维持在43%的比例。相较之下,美团外卖的订单量增长却不再激进,从2017年的158.04%迅速下滑为2018年的63.93%。如果用2017、2018年的外卖骑手成本/订单量,得出每笔订单成本为4.48和4.77元,那么美团单笔订单成本是上升的。

焦点分析丨美团的对手不只饿了么,又多了闪送和顺丰

图一数据来源:财报;图二:DCCI

这与用户增速放缓分不开。纵观整个餐饮行业,由DCCI机构发布的《网络外卖服务市场发展研究报告(2019年2月)》显示,中国网络外卖用户增速已进入下行通道,行业野蛮生长成为过去式。在这种境况下,骑手成本难以摊薄成为美团盈利道路上最大的拦路虎。

一直以来,美团是否具备盈利能力都是二级市场的争论点,随着市场格局的固化,美团盈利需求更加迫切。美团试图证明自己能突破主营业务的天花板,B端便成了新的争夺点。

除RMS餐厅管理系统、快驴进货两项2B业务外,美团今年计划投入110亿来补齐生态,把美团已有的营销、配送、IT、供应链、经营、金融等服务,悉数运用到商户的数字化进程中来,从而形成生态闭环,使得商户从选址、装修、SaaS平台建设,到供应链服务、商品配送,再到支付终端配备、金融贷款,每一步都不必走出美团体系。

而如今,配送网络也成了其中一环。无论是前期闪购品牌的发布,还是此次配送网络的开放,一个确定结果是更多订单的涌入。最新数据显示,美团配送的非餐品类订单已突破百万级。

如果说Food是美团战略聚焦后的业务主线,那么即时配送能力就是这家公司的核心壁垒,可以说,这是美团一次有边界的延伸。